zhiben the thinking
至本思考
组织之间成员的凝聚力存在差异,凝聚力的强弱决定企业发展!
组织的凝聚力也就是组织的紧密度,指的是组织内部各部分互相结合的紧密程度,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上来讲就是矛盾(双方)的同一性的强度。

矛盾双方在一定条件下达成统一体,但这种统一体内部结合度有强弱之分。有的统一体牢固,有的统一体松软。对于组织而言,就是控制者与受控者之间的结合紧密度,结合紧的就是凝聚力强,结合松的就是凝聚力弱。

如同墙体之间的内部的紧密度差异很大一样,现实生活中存的各个组织的凝聚力大多数是不同的。




1934年的第五次“反围剿”失败,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路红军遭受沉重打击,革命进入低谷,然而剩余的红军却没有分崩离析,而是通过长征又重新汇聚了起来。

最早是徐海东的红二十五军与陕北刘志丹的红二十六、二十七军胜利会师,改编为红十五军团;而后,红十五军团接应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在陕北吴起镇会师;再后,红一方面军又在甘肃会宁与红二方面军、红四方面军实现了会师。各支红军在长征中一面要对抗数倍敌人的围追堵截,一面要爬雪山过草地、挖草根啃树皮,还要和张国焘分裂党中央的行为作斗争,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,付出了重大的牺牲,但是队伍没有溃散,更没有投降,最终都回到了党中央身边。

在长征的过程中,各路红军也是尽可能的互相支援、互相配合,团结一致、共同抗敌。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在长征中体现出了极高的组织内部凝聚力,成为一支铁军,从而战胜了一切艰难险阻。


吴起镇会师


1856年太平军攻破清军向荣的“江南大营”,解天京三年之围后,太平天国形势大好,但是在最高领导集团却发生严重内斗-天京事变。

东王杨秀清假装“天父下凡”迫天王将自己由“九千岁”封为“万岁”。尔后北王韦昌辉诛杀杨秀清、家人及紧密关系人达两万人。翼王石达开批评韦昌辉杀人过多,韦昌辉又灭石达开全家,逃跑后的石达开再领军返回杀掉韦昌辉。天京事变后,石达开主持朝政,但洪秀全却忌惮石达开的声望才能,以其兄长洪仁发制肘他,后又对他产生谋害之意。石达开只得引兵十万出走。

天京事变使三王被杀,翼王远走,是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。天京事变彻底暴露出太平军各派山头林立,对于组织整体缺乏凝聚力,甚至成为互相成为势不两立的仇敌。


电视剧剧照:北王韦昌辉俘获东王杨秀清


2018年12月6日,华为发布声明称:近期,公司CFO(首席财务官)孟晚舟女士在加拿大转机时,被加拿大当局代表美国政府暂时扣留,美国正在寻求对孟晚舟的引渡。

2019年5月17日凌晨,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(BIS)正式把华为公司列入“实体名单”。禁止华为从美国企业购买技术和芯片等配件。高通和博通等主要供货商都停止了供货。

5月20日,谷歌已经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,包括需要转移硬件、软件和技术服务的业务,这意味着,华为将不能获得谷歌旗下安卓(Android)系统的及时更新,只能使用公开的安卓开源版本。使用安卓版本的华为手机将不能使用谷歌旗下的应用。

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走哪都不忘封杀华为,以所谓的网络安全为由,呼吁英法德日等国将华为公司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。



美国是当今世界第一强国,华为公司正在经受着史无前例的封杀战,可想华为承受着多大的压力。然而,在极限压力面前,华为显示出超强的凝聚力!没有人临阵脱逃,没有分崩离析,反而团结得更紧密。员工没逃跑。华为内部论坛——心声社区的员工留言称,“外部压力让我们不断进步”。还有留言称,“家人以前劝我离职,现在劝我不要当逃兵。”

2018年3月产生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、候补董事共计20人,截止2019年底,除孟晚舟被加拿大扣留外,董事会成员无一人出走,华为高层体现出强大的凝聚力。有理由相信,华为铁军一定会战胜美国的打压并且取得更为辉煌的胜利!

华为董事会成员


同是深圳的企业,深圳星行科技有限公司的组织凝聚力却是另一番光景。

公司创立于2017年3月,是一家自动驾驶创业公司,定位于研发自动驾驶技术。公司三名创始人分别是CEO佟显乔、CTO衡量和首席科学家周光,三人曾是百度北美研发中心的同事。

2018年5月,星行科技获得1.28亿美元A 轮融资,估值达到4亿美元,在当时创下自动驾驶行业同一轮次最高融资额。星行科技是乌镇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首家无人车合作公司。星行科技还获得了“2018年度十大中国创客”,“2018爱分析·中国人工智能创新企业50强”。星行科技在B轮融资投前估值达到8亿美元,成立两年就要步入“独角兽公司”的行列。

深圳星行科技有限公司三位联合创始人


自创业伊始,公司内部就上演“2打1”的宫斗大戏。三名合伙人各自两两组合去把另一个合伙人驱赶出公司。先是佟显乔和周光一起赶衡量,再是周光与衡量一起赶佟显乔,最后是衡量与佟显乔一起赶周光。

打的结果是,公司四分五裂,准备关门。投资人仲裁要求退资,员工劳动仲裁要求发工资,公司账上的5.8亿元现金都已经被冻结。三个创始人各奔东西。周光另立公司,佟显乔另谋职业,只有衡量留在公司应付烂摊子。如果投资人在仲裁中获胜,星行科技除了要退还账户中近6亿元资金,三位创始人还需要根据各自股权比例偿还剩余债务2.6亿元。

面对大好的市场形势,星行科技不缺技术、不差钱儿,更不惧竞争对手,是一家明星创业公司。但是企业组织内部,合伙人纷争不断,互不相容,组织的内部凝聚力为零,企业倒在了自己人手里。



本文来源:《怎样打造出企业魔力团队》系列文章第十二篇,每周持续更新,敬请关注!

作者:北京至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咨询师 邱清荣

COPYRIGHT 2014 ZHIBEN CONSULTING. 京ICP备14047073号-1